首頁  >  新聞發布  >  故事 > 正文
拉長高鐵修建真實距離的勘測人

文章來源:中國鐵道建筑有限公司   發布時間:2019-05-21

中國之大,大到我在南方的艷陽里四季如春,而你卻在北方的寒夜里大雪紛飛;大到同處春季,王維寫道“大漠孤煙直”,蘇軾感慨“一蓑煙雨任平生”,他們抒著同樣的飄零之情,借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景。

雖然我國東南西北各地區擁有迥異的地形地貌、時節氣候、自然資源,但今日中國,除了實際距離,還有高鐵距離。得益于高鐵,“天涯若比鄰”。

中國高鐵速度引人注目,它不單指高鐵運行速度,也指向中國高鐵修建速度。

圖為中國鐵建所屬鐵四院武漢西直通線航空攝影時的“暗”中作業。

當大家坐在高鐵列車里穿山越嶺時,有沒有想過,車輪下的高鐵是如何天塹變通途的?線路平面示意圖看到的一條簡簡單單直線,在航測結合三維地形圖中,你就能感受到,在溝壑縱橫、水網密布,地形復雜多變的祖國大地上,高鐵修建是有多么不容易。

你知道嗎,在高鐵修建的實際操作中,真實距離是先被拉長,而后才被縮短的。鐵路工程勘測人就是那些拉長真實距離的人。

高鐵修建的賽程中,他們是第一隊接棒手,他們的職責是通過認識大自然、描述大自然,為后續修建提供精準的基礎地形數據。

鐵路工程勘測人員如同高鐵的開路先鋒,在大致確定高鐵的線路方案之后,他們會兵分三路,對走廊帶狀測區做大量的地形探索:

航攝員扮演天眼,在天空中掃描地形數據;

外業勘測員充當探路者,手持地形資料確認具體經緯度,并記錄地物;

內業測圖員擔任地形側寫師,確定地形地物的位置、特征。

凌晨的候機室里除了乘客還有航攝員

“天時地利人和”對于軍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同樣,“天時”“人和”也是航攝的兩大關卡。

航攝員作為高鐵修建中的天眼,隨時面臨“天時”“人和”的挑戰。比如,云會遮住眼睛,雨會模糊視線,民航會預告禁飛時段和空域狀況,空軍則常常無預告地擋住去路。最花費時間的,是與所在區域部隊戰區、民航、通航、空軍航管處等多個系統的接洽??此萍虻サ囊淮紋鴟?,背后卻是各種努力的角逐。

圖為鐵四院遵義甕安鐵路無人機危巖落石調查

為了創造和搶抓飛行機會,航攝員通常要綜合航線長度、航線數量、拐彎時間、飛行速度、經驗風速等,精細計算飛行作業時間,有時不得不結合測區日出時間、天氣狀況、衛星云圖云層走向、光照條件等,預估是否能在保證成圖精度的前提下,搶在凌晨與禁飛時段的夾縫間飛行作業。

只要有一定的飛行概率,航攝員都會前往機場等候,因此,凌晨的候機室里也會見到航攝員的身影,大地沉睡的時候,他們時刻關注著天氣和云層狀況,即使知道可能又白白熬夜一場。飛行途中的劇烈顛簸、發動機的濃厚汽油味、逼仄空間的拘束、高空的低溫(由于飛機不密封,平均每高1000米,氣溫下降6度。往往是在2000-4000米高空作業),都抵不過搶抓到飛行機會的喜悅之情。

晨興理荒穢,帶月荷鋤歸

外業勘測隊伍通常在人們起床前就已出發,長驅直入人煙稀少的地帶,又在深夜才從林間小道返回,因此他們的工作環境往往是非常安靜的,春天獨享料峭煙雨,夏天獨享炎炎烈日,秋天獨享蕭瑟寒林,冬天獨享冰封雪飄。

同時也會有防不勝防的躁動,臨近鄉間人家會碰見忽然下戰書的狗群,探路深山老林時會驚覺緩緩路過的小蛇,面對靠近峭壁的測量任務而不得不鋌而走險時,也偶爾會發生突然的滑落。

跋山涉水、叢林大戰之外,還有一支隊伍是“守點隊”,聽起來輕松,實際卻與想象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

圖為鐵四院襄荊宜鐵路航空攝影

為了確保測區控制網的高精度,每隔50公里會設置一個需要精密測量的CP0控制點,該控制點的測量遵循多樣本測量的規范要求,即保證晝夜分布4時段、每時段5個小時的觀測。實際操作中,每個時段都會測到6-8個小時,其中,最難看守的時段是夜晚,夏夜蚊蟲多,冬夜又十分凄冷,如若再遇到周邊環境過于空曠甚至身處墓旁,那就真是難以平靜的一夜了。

看山不是山,他們的眼里只有高程點

當內業測圖員在電腦前戴上3D眼鏡,他們就踏入無人之境。雖然眼前布滿了三維立體的山、水、田、房子等地物,但作為地形側寫師,他們不能只看到這些,對他們來說,側寫師的核心能力是高精度地判斷出各地物的位置,進而保證在立體像對上毫米的誤差內獲取正確的地形地物平面、高程信息。

培養這種核心能力往往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,在3D地形圖上高精度地落點,就好比面對3D電影中沖向觀眾的子彈,在子彈定格的瞬間,地形側寫師必須用筷子精確地夾住子彈,筷子夾角過大,子彈會飛走,夾角過小,子彈會爆炸。

圖為鐵四院勘測人員整理長贛鐵路外業控制測量資料

每每接到任務時,內業測圖員們就會齊頭并進,各自深入虛擬的無人之境,他們繞著大山踩出了一圈又一圈的等高線,劃分出房子、田地等邊界。就這樣,通過電腦屏幕,他們在未來的高鐵沿線周邊跑來跑去,連續幾天甚至幾個月,從白天跑到深夜,以至即使走出虛擬世界后,眼前的真實世界也布滿了高程點。

鐵路工程勘測隊伍所面臨的艱難不過是高鐵修建的冰山一角,他們的任務闖關也不過是九九八十一難中的一小步,更多的建設過程中的艱辛與付出是我們沒有看見的。

【責任編輯:王鈺】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爱彩乐

 

關閉窗口